lgtb同性恋对未来感到绝望的理由

小编 小编 2019-09-26
【摘要】对未来感到绝望的理由,几个月前,自民党籍众议员杉田水脉投稿于《新潮45》杂志,质疑日本「对LGBT过度支援」,而早在2015年网路电视节目「日出之国」中,他就曾发表了与文章内容类似的言论,声称「用国民的税金来支援没有生产力的同性恋,岂有此理?」。

对未来感到绝望的理由,几个月前,自民党籍众议员杉田水脉投稿于《新潮45》杂志,质疑日本「对LGBT过度支援」,而早在2015年网路电视节目「日出之国」中,他就曾发表了与文章内容类似的言论,声称「用国民的税金来支援没有生产力的同性恋,岂有此理?」。同时,他还曾笑著说「听说同性恋的孩子们自杀率很高」,这种形象也和投稿一样成为了问题。显然,无论什麽人的自杀率偏高,都不应该加以嘲笑。譬如,正如下图所示,性别焦虑人群的自杀相关行为经历率偏高。

跨性别

关于这个群体自杀率偏高的原因,针间医生列举了以下几点:因青春期身体不断发生变化而导致「彆扭感」日益剧增、无法对家人坦白自己的性嗜好、即使身在家中也感觉没有立足之地的「孤立感」、在学校和社会上遭遇的「霸凌」。

「另外还有『恋爱』的问题。如果是女同志或者男同志,那麽恋爱对象也必须是同性恋,不然就会是没有结果的苦恋。而跨性别者原本就很难谈恋爱。即使成为了恋人,一旦要分手,对方往往会说『你终归不是真正的(女人或男人)』,甚至有可能摆出一些当事人无能为力的现实来作为理由,譬如『不能结婚』、『不能生孩子』、『没有未来』等。对于当事人来说,这些言辞将成为恋情无果后再次刺伤自己的第二把刀。」

触发自杀念头的理由并不仅限于这些外部原因。也有可能是当事人自己把自己逼上绝路。

「存在一种『内化恐惧症(phobia)』。譬如,如果电视上自己这样的LGBT角色被刻画得很噁心、被嘲笑,那麽当事人就会把这种形象内化,自己觉得自己是『噁心的东西』。而跨性别者可能会相信『轮回转世』,认为只要重新投胎,就能变成真正的男性或女性,进而结束自己的生命。」

「还有,『缺乏活著的实感』也是自杀的一个原因,这普遍适用于整个LGBT群体。譬如,男同志明明喜欢男偶像,却要假装喜欢女偶像的样子。如果是跨性别者,明明喜欢男性,却要勉强自己装出喜欢女性的样子,或者反过来装出喜欢男性的样子,跟身边的人谈论恋爱的话题。或许大家觉得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但由于无法活出真正的自我,所以会觉得没有活著的实感。如果要活出真实的自我,就会被歧视、被霸凌,如果要把自己伪装起来,就体会不到活著的真实感受。这样一来,就会对未来感到绝望。」

那麽,应该怎麽做才能避免绝望,活出真实的自我?

女同志

「现在已经和过去不同了,只要迈出一步,就可以在网上和伙伴建立联繫。通过结交伙伴,至少能够找到立足之地,能够消除孤立感。同时,社会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公开出柜,坦然活出真我本色的范本。他们和她们会为这个群体展示出美好的可能性——我们也可以拥有快乐生活的未来。因此,希望大家自动自发,活出自我,消灭歧视和霸凌。」

恋爱对象的无恶意曝光

然而,即使当事人因自身需要而选择出柜,也可能因恋爱对象而遭遇「被动出柜」(未经出柜本人的允许,恋爱对象擅自向第三方暴露其性取向和性别认同)。

「很少有人专门因为被动出柜的问题来我诊所接受心理谘询。反过来说,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选择出柜,总是因为某些理由。譬如,希望一吐为快、希望关係更加亲密,如果是跨性别者,可能是希望出柜后能被当作男性或女性来对待。因此,如果有认识的人向你出柜,希望你能告诉他『你就是你,这一点不会变』,倾听对方选择出柜的理由,并且不要告诉第三者。」

不过,据说如果是自己的恋人向你出柜,那就必须分开来思考。

「异性恋也会跟好友分享『他对我告白了』这样的话题。这种行为有时代表著当事人觉得告白是分量很重的东西,要想掩饰自己的羞涩,或者是出于彷徨的心理。从这个角度考虑就会发现,如果恋人向自己出柜,还是非常重大的事情。正因为理解其中的分量,于是就可能会不自觉地产生希望和别人分享的想法。因此,要说这种曝光是否全都带有恶意呢?其实也并不尽然。但对于被动出柜的一方而言,会为恋人的这种做法感到深受打击。甚至有可能把当事人逼上绝路。」

手术成为解决社会难题的手段令人恐惧

还有其他一些「无恶意」的问题。譬如,作为跨性别者,更改户籍性别是在职场上被允许以本来的性别生活下去的最佳解决办法。作为MtF的跨性别者(Male to Female,出生时是男性,现在以女性身分生活的人),如果户籍上的性别也是女性,那在职场就可以使用女性洗手间和更衣室。但要想更改户籍,(在日本)必须接受变性手术。

同性恋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做手术。手术刀切入身体很可怕吧?而正因为存在手术这种办法,所以当事人会觉得只有手术才能解决问题。如果自己没有接受手术,那麽就总会有一种『赝品』的感觉,所以在职场上也难以表达抗拒的主张。」

「相反,在职场也会形成一种氛围,既然手术可以解决问题,大家就不会去包容没有彻底解决问题的状态。这样一来,不愿意做手术的人就会面临无声的压力,仿佛大家都在暗示『赶紧去做手术啊』,进而陷入难以过上正常社会生活的状况。手术已经变成了解决社会难题的一种手段,而不是为了跨性别者本人。这难道不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吗?」

为了避免这种问题,我们能否稍微大气一点呢?

「必须让周围的人理解一些事情,譬如,即使外表看起来是男性,但如果当事人自认性别是女性,那就可以使用女洗手间。公共洗手间可能比较困难,但在彼此多少有些了解的职场或学校,就应该没问题吧。」

性取向和性自认应该得到尊重

性取向

现在在网路上,能够看到一些和衫田议员投稿的主题类似的观点,认为「LGBT的权利得到了过度尊重」。此外,文艺评论家小川荣太郎在导致《新潮45》停刊的2018年10月号上,撰写了一篇题为「政治拯救不了『生活艰难』这种主观想法」的文章,其中写道「乘坐拥挤电车时,如果嗅到女人的味道,手就会自己动起来——恐怕这些患有色狼综合症的男人所承受的困扰才是极其深重的吧。(中略)社会不应该保障他们触碰的权利吗?」。针间先生如是说。

「性取向和性自认应该得到尊重。但之所以限定为性取向和性自认,是因为也存在其他通过儿童性爱和暴力寻求兴奋等将会侵害他人人权的性嗜好。即使是异性恋,猥亵和强姦行为也是不可饶恕的。当然,同性恋也绝不能在未经他人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发生性行为。」

「不过,正如儘管存在一些强姦案例,但并不会导致所有异性恋都遭到否定一样,即使一部分同性恋强迫过别人发生性行为,也不能完全否定同性恋。只要不要侵害人权,所有人种和宗教都应当得到我们的认同尊重。儘管世界上存在各种性取向和性自认,但道理都是一样的。」

上一篇:同性合法日本无法做到的事情台湾做到了

下一篇:同性恋婚姻自由是21世纪的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