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合法日本无法做到的事情台湾做到了

小编 小编 2019-09-26
【摘要】5月24日,台湾的司法最高机关,司法院大法官会议,宣告现行《民法》禁止同性婚姻的规定属于违宪。释宪结果出炉后,国际媒体纷纷报导此消息,在日本社会也引起了广大的迴响。同时,日本社会裡浮现的疑问也逐渐扩散开来。「日本无法做到的事情,为什麽台湾率先达成了?」

5月24日,台湾的司法最高机关,司法院大法官会议,宣告现行《民法》禁止同性婚姻的规定属于违宪。释宪结果出炉后,国际媒体纷纷报导此消息,在日本社会也引起了广大的迴响。

同时,日本社会裡浮现的疑问也逐渐扩散开来。

同性婚姻

「日本无法做到的事情,为什麽台湾率先达成了?」

日本是世界屈指可数的先进国之一,在民主和人权等议题上自认是亚洲最进步的国家,但是台湾这次对于同性婚姻的司法判断打破了日本这样的迷思,那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落实同性婚姻平权,提升台湾自由改革的形象

根据大法官释宪结果,认定民法对同性婚姻的限制有违宪法第22条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条平等权「中华民国人民,无分男女、宗教、种族、阶级、党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须在2年内完成相关法律的修正。并且指出民法的婚姻章并未规定异性二人结婚须以「具有生育能力」为要件,故不能以无法繁衍后代为由来否定同性婚姻。甚至,若逾期未完成法律之修正或制定时,相同性别二人为成立婚姻关係,得向户政机关办理结婚登记,追加了补救措施。

这些堪称是「梦寐以求」的解释,是日本一些长年来致力于推动LGBT(*1)权利的组织所望尘莫及的。为什麽台湾可以,日本却做不到呢?为了解开心中的困惑,10月正值初秋,我参加了一场在北海道大学举办的研讨会「台湾为什麽能实现亚洲第一婚姻平权?」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资深研究员吕欣洁和婚姻平权大平台立法游说专案负责人邓筑媛2位接受了主办单位的邀请,分别进行各1小时左右的演讲,大约有100位的参加者到场聆听台湾的最新情报。

根据2位的报告,同志运动在台湾社会已有长远的历史,并坚韧有毅力地克服种种困难,在政治或司法上也积极行动,大法官释宪并非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礼物,而是在舆论、政治、司法等多方奔走争取来的结果。

会场裡有人问道:

「在有偏见的社会裡,如何让年轻人坦白自己是LGBT,并且让这个问题发展为重要的政治课题呢?」

吕欣洁做了以下的回答,现场掌声如雷。

「即使在台湾,出柜(coming out)也是一件很难开口的事。可是,对年轻世代而言,生活周遭普遍会遇到LGBT的朋友,就算自己或家人不是LGBT,很多人对我们推出的法案相当支持。想要改变台湾,希望台湾成为更好的国家,这是年轻人普遍的一大愿望。」

主办研讨会的北海道大学荣誉教授,也是明治大学教授的铃木贤补充说道:

同性恋

「台湾要能够在国际社会上生存,须推广民主或人权以确立国际地位,年轻人因而对此抱持莫大的关心。那些仍然保有受世界鄙夷且落后制度的国家是无法生存的,想要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是台湾年轻人的普遍想法,跟我行我素的日本有很大的不同。」

的确,台湾的先进改革有助于提升台湾的国际名声。毎年10月在台北举办的LGBT彩虹游行,这几年窜升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同志运动,很多来自海外的人士也纷纷共襄盛举。关于这次大法官的释宪,也受到欧美等国际媒体的大篇幅报导。

身为议题发起人的吕欣洁,参与座谈会时,谈到了日本和台湾的共通点。日本和台湾都不是基督教社会,在人际关係上也爱好和平,倾向避免发生衝突,身为家人虽然不至于否定LGBT的存在,总希望尽量不让街坊邻居知道。

「我自己也是花了15年的时间,让父母理解我是女同性恋的事实。不只是家人,即使是需要更长的时间,我也希望能够好好地说服整个社会。我经常挂在嘴边的是,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剥夺我在法律上的权利,我不会说台湾全体的人民都要接纳LGBT,而是希望认同在法律上的平等。国家的责任就是要落实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在日本,甚至连意指性别少数族群的LGBT一词也尚未落地生根,普遍仍然是使用「性同一性障害」(又称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fy Disorder, GID)来概括,仍被视为一种「残缺」。在宪法或其他法律上,对于性向也没有明确记载应该拥有被平等对待的权利,可以说在 LGBT议题上仍是相当后进的国家。

会场上,当吕欣洁和邓筑媛被询问到「到目前为止的运动裡,是否有参考过一些日本的事例?」两个人的态度都很谦虚有礼,虽然没有直接了当回答「没有」,但是脸上却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是啊,似乎没有什麽可以向日本学习的地方。

只是,日本社会本来对于性/性别的议题并不是那麽封闭,明治以前在武士或僧侣之间的同性恋行为相当普遍,与受限于基督教的伦理规范,同性恋被视为宗教禁忌的欧美国家不同。然而,明治以后迈入近代化,将同性恋视为异端份子的价值观也被传入,因而以「变态」的有色眼镜去对待同性恋者。

之后,欧美的同志运动或同性婚姻合法化出现了显著的进展,可是日本却还在原地踏步。在这层意义上,台湾的动向对日本社会造成了很大的衝击。

在台湾,现任蔡英文总统在当选前的选举政见裡也表态支持同性婚姻,但上任后在法律面上却迟迟无法动手改革。即使在大法官的释宪结果出来后,照理说应该给了中央政府一剂强心针,可是在立法上却依然裹足不前。

铃木教授问道:「我以为蔡英文当选就会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因为她在总统大选裡承诺了选民,可是当选后却没有进入相关的立法阶段,这是为什麽呢?」邓回答:「任期是到2020年为止,所以还不算违反竞选承诺。」引发会场一片笑声。

她又接续说道:「蔡英文政权的阁僚或是干部裡,有很多上一代的人才对于同性婚姻还不是很了解。当初,在蔡英文的竞选活动裡,年轻世代发挥了很大的影响力,因此对蔡英文而言,承认同性婚姻是为了塑造进步形象以获得年轻人支持的手段吧。」

对此,铃木教授表示:「同性婚姻的议题会成为吸引年轻人选票的这一点,与日本有很大的差异。在日本,支持同性婚姻对选票完全没有帮助。」

实际上,在台湾政坛对于同性婚姻表态支持的立法委员有民进党的尤美女及萧美琴、新政党「时代力量」裡面也有很多人积极发声。当诉诸人权或多元化的问题时,在日本立刻会被贴上「自由改革派=左派」的负面标籤,可是在台湾却是「自由改革派=年轻世代的代表」,是正面的形象。

日本面临的问题是老年人的投票率高,可是年轻人对选举的关心度相当低。相对地,台湾的年轻人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而且投票率高,年轻世代的投票行动完全与日本相反。所以,在台湾受年轻人支持的自由改革政策才是获得人气的王道。

实施性别平等教育法,不让欧美专利于前。

性别平等

在研讨会上另一个受瞩目的议题是「性别平等教育法」,根据两位的报告,2004年同法在台湾开始施行,为了消除性别歧视等,在学校教育裡必须设有相关课程,并且规定年间的上课时数。

同法实施至今已经过了十几年,现在在台湾社会推动LGBT或同性婚姻的人,主要也是在此法律下成长的世代。在日本,虽然文科省有下达通知函,要求教育现场对性别认同障碍者给予关怀,但在制度上对LGBT却没有明确规定。也因为没有根据的法源,所以现况只能交由学校和教师个别处理。

很多日本人的认知裡,认为婚姻裡的性别中立化是属于欧美的专利,与日本无关。可是,邻近的台湾却做出这样的「决断」,想必大受影响。

其实,台湾的LGBT对策也并非特别与众不同,有些部分也不算是先进,在企业裡没有採取LGBT的相关对策,地方自治单位也几乎是照常运作,并没有因为这次的释宪结果有任何动作。也没有立法委员或议员等政治人物公开出柜。

相对地,在日本有很多地方自治单位的条例裡面有规定,甚至也有议员出柜,LGBT相关书籍的出版也很活络。

关于同性伴侣制,虽然日本领先台湾,在东京涩谷区及世田谷区等地方先行导入,可是台湾却急速扩大。在日本,利用此制度的只有120对左右,台湾已多达2000对以上,一下子就被超越了。

铃木教授也做了以下的评论。

「日本和台湾互相有进步的地方和停滞不前的地方,状况不一。可是,台湾在婚姻平权的议题上,以政治论点来看是成功的,比起日本,更往前迈出了一大步。明治维新以来的法学属于脱亚入欧型,只以欧美先进国家为范本,而这次台湾的实例,为日本注入了一股新气象。这样一来,就不能再用『日本与欧美的状况不同』作为搪塞的藉口了。」


上一篇:ppl LES情侣婚前婚后的甜蜜变化

下一篇:lgtb同性恋对未来感到绝望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