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高分女同剧,也只有别人能拍出来

小编 小编 2020-05-07
【摘要】最近播出的韩剧《你好,德古拉》,初看介绍,很容易产生几个误解,首先,它不是一个有关吸血鬼德古拉的故事。另外,虽然标注着「同性」题材,主线讲的并不是伴侣之间的爱恋故事,而是一个女同性恋者与母亲之间的牵绊。

最近播出的韩剧《你好,德古拉》,初看介绍,很容易产生几个误解,首先,它不是一个有关吸血鬼德古拉的故事。另外,虽然标注着「同性」题材,主线讲的并不是伴侣之间的爱恋故事,而是一个女同性恋者与母亲之间的牵绊。

同性恋

剧集涵盖了三个故事,最主要的一个就是母女的亲情故事;还有一则是失恋的乐队女歌手,对一直坚持的梦想产生巨大怀疑;最后一则是小女孩因为阶级差异,无奈与童年玩伴分开。

三条线互相交织,所有故事在表面看上去都讲述了一个关于离别的主题,但同时,也在指明所有人都是社会偏见的承受者,她们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却一直被别人训诫要改正。

其实这个话题也不限于剧中的女性角色,剧名中的「德古拉」也指明了现实中像吸血鬼那样,扭曲、阴暗的一面,以及所有人藏在心里的恐惧。

其实,故事的讲述套路观众司空见惯,主人公都在各自的生活里遭遇各种困难,她们不停应对这些挑战,最终重新认识自己。但剧集从容地把故事扩展到现实的灰暗面向。

安娜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分手,自己始终陷在亲密关系中难以忘怀,又长期和母亲处于冷战的状态,而一次又一次情绪的累积,母女关系明显失控。

在俩人紧张加剧、不断恶化的关系当中,因为一次情绪大爆发,得以重新面对彼此,理解彼此。事实上,母亲最担心的并不是女儿为何是一个同性恋,而是女儿是不是会像自己那样,始终一个人孤独的生活,没有任何人理解。

但这个故事并不是在控诉母亲多么恐同,编剧是借助同性恋这个事情,在讲述与性向相比,一个母亲更恐惧的是,她再无法和女儿交流。

性别对立

真正的难题是相依为命的两个人不再有真正的对话,每次女儿上班出门,都像是一次逃离,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母亲那渴望的目光;两个人相处时,必须打开电视,这是为了避免尴尬的气氛。

其实,安娜的母亲不是那种要规训女儿的那一类家长,女儿每次遇到危机,她永远是挺身而出,保护女儿不再受到伤害。

比如在少年时期,安娜与另一个女孩的亲密关系被对方家长发现,安娜被勒令进行忏悔,甚至女孩们在众人面前被辱骂这是一种耻辱,听闻此言的安娜母亲,马上对口出秽语的长辈给予还击,就在双方家长争吵过程中,安娜母亲从没对同性关系施加恶语。

成年以后,对于抛弃女儿的恋爱对象,母亲不无冒犯的找到这个人,她向对方控诉的,也绝不是质疑女儿的恋爱关系,而是一次决绝的分手,对女儿造成的伤害。

即便是难以理清的隔膜,我们也依然看到相依为命的这对母女,彼此不愿明说的关心,在她们互相攻击之下,也流动着温暖的细节。

比如安娜妈妈在女儿委屈痛哭时,想要伸去又缩回的手;还有女儿担心因为自己的恋爱问题,让母亲去依靠别人。

但也恰恰是这种保护,让安娜母亲自己也陷在当中,被自己相信的「更大众」「更普通」的生活方式所说服。使得安娜母亲这种自认为理所应当,甚至是引以为荣的保护,变成了安娜生活里最大的折磨。

家庭对于安娜,一度成为另一种束缚。

剧中经常使用的那种窥探的视角、挤压的空间,也在控诉安娜时刻承受着的偏见。

但编剧对于同性恋者的亲情关系,始终是一种温柔、乐观的态度,并没有将母亲置于批判的境地,而是描述母女双方面对选择的煎熬。

剧集一个高潮就是安娜在校门口呼唤母亲,所有孩子的妈妈们都回头。慢镜头也在强调这个象征时刻,爱就是爱,突破所有障碍。至此,编剧将两个人设置为互为拯救的关系。


另一个在现实中挣扎的就是乐队主唱瑞妍,她刚刚结束一段亲密关系,还要被前任指责追求梦想太不切实际。

瑞妍被前任指指点点,就是因为她不符合社会「标准」女性的模样,其实这也不只是一个女性故事,而是每个人都可能面对的困境,在梦想和现实间摇摆。

残酷的是,这个漂亮善良有才华的姑娘,并没有人在意她独特的价值,瑞妍被前任确认的优点必须是来自能否具备家庭属性,来自她能否满足他的虚荣心,比如有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在高级会所聚会。

前任给出建议的时候,还毫不掩饰地自带一种优越感。像瑞妍的前男友,是用现实的名义,让瑞妍做出自我牺牲。

对这个姑娘来讲,一直追求的热爱似乎从来不是一种魅力,甚至成为了她生活里的一种障碍。

瑞妍的这段感情是撕开了浪漫爱情的幻想,在这背后,是难以解决的自私和冷漠。

她潇洒地转身离开,拿着自己的劳动报酬,这说明瑞妍并不是一个只谈热爱,完全不顾生活的姑娘,她清楚物质是最基础的,不会感情用事或者幼稚到不在乎应得的金钱。

如果说瑞妍对现实的偏见还有一些反抗,那第三个故事当中的有拉小妹妹,只能自己默默消化所有的不公平。

《你好,德古拉》在第三个充满纯真的故事里,安插进一个残酷的阶级固化问题。

小男孩志亨的同学们,在这个天真纯真的年纪,已经意识到,结交好朋友是要看父母职务的,我的爸爸是政府官员,你的爸爸是大学教授,这才是我们友谊的基础。

精英的孩子只和精英的孩子交朋友,在他们的圈子里,有拉爸爸这个物流公司的快递员,是不能被提及的,不仅不能被提及,甚至因为城市规划,有拉不得不搬家、转学,一家人都不能在这里出现了。

有拉小妹妹早早感受到成人世界的偏见,她拽住好朋友志亨,道声再见又转身离开,这其中的勇气难以想象,这个小女孩早早察觉到世俗的不公平,但依旧对这个世界抱有期待,或许能与美好再次相见。

在前两个故事中,与女性有亲密关系的男性要么是缺失的,要么是负面的,但在有拉的故事里,这个感情刚刚萌芽的志亨是最单纯善良的。而牙医先生,也是给予他们帮助的角色,这些男性人物的设置淡化了性别对立。

当四个女人在等待绿灯的时候,瑞妍和安娜把自己的围巾、外套穿在有拉身上,母亲也和安娜包裹在一件大衣下。这些女性构成一个多面的镜子,她们本身承受着各种偏见,但依旧观照着彼此。

导演抓住观众一直被压抑的情绪,将所有人带到这个路口,成长在不同年代的人都隐藏着各自的悲伤,在这个社会屡屡受挫,却在最后一刻,用无声的姿态,迈过障碍,给世界温柔一击。

剧集残酷的一点在于,从小女孩到年轻人再到中年人,无论成长在哪个年代,都逃不过社会的偏见,甚至在童年时更无力抵抗。

庆幸的是,在这种近乎宿命的重复安排里,仍然有一种温暖的拥抱姿势,无论谁的呼唤,都会有人感应。

上一篇:这部越南高分男同片,让人想起李安的电影

下一篇:不仅是今年最好的女同电影,放到历史上也是最好的同志电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