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les,父母么有这么多的恶意但我依然爱女人。

小编 小编 2019-10-09
【摘要】这一期话题似乎选的不太是时候,今天是大年初一,是拜年问好的日子,我和很多小伙伴们一样,回到自己陌生又熟悉的“家”度过掰着手指都能数过来的几天, 却度日如年。最近跟艾维聊天的朋友们似乎都不是很开心,她们被压力和焦虑充斥包围着。

这一期话题似乎选的不太是时候,今天是大年初一,是拜年问好的日子,我和很多小伙伴们一样,回到自己陌生又熟悉的“家”度过掰着手指都能数过来的几天, 却度日如年。

最近跟艾维聊天的朋友们似乎都不是很开心,她们被压力和焦虑充斥包围着。

家是幸福的代名词,但有些时候它也是恐惧的代名词,今天我们讲的话题有点沉重。刚在写文,一波打麻将的哥哥叔叔过来“抢了”我的桌子和椅子……后来又拿走了我的杯子……,然后我抱着笔记本,因为我家没有沙发,都是那种木质的高帮大椅代替沙发,坐在这里弯着腰整理着故事,隔得屁股疼,心情更是烦躁的不要不要的。

电视开着,听到CCTV1网络春晚大张伟唱的《阳光彩虹小白马》的几句歌词“既然没办法还恨他干嘛,还管他干嘛?…一切都会好的…心需要你哄他,你是最棒哒最棒哒!”觉的挺不错,心情缓和了许多,欢乐的面对生活的无奈是大张伟一贯的态度,这是种很难得的态度,很契合今天的主题《我原谅了那个恶毒的爸|妈》

我是les,父母么有这么多的恶意但我依然爱女人。 壹

01你真是个废物

G哥【30岁|武汉|人力资源|属性T】

可能我的出生就是个错误,我出生,父母就分开了。那个女人跟入了魔一样,总是不停的斥责,嘴巴里能讲出来的都是刺耳的,在我的成长记忆里,她总是对着我大骂:“你真是废物,你能干什么?你个赔钱货!……”

成年的我,胆怯、自卑、内向、不敢轻易敢跟人沟通、甚至讨厌和熟悉的人打招呼说话。

我心里住着怨,我恨她为什么造就了这样一个我。逃出她的魔掌后,我用了很久的时间来调节自己,我离开那个女人才开始学习怎么为人处世,才学着怎么表达,学着怎么去理解别人,去了解自己应该是怎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事情。

直到现在,有很多事想不通,想不透,在我最需要教育的年龄,我的脑海里充满了恐惧和惊慌。

“你是一个赔钱货,一个贱人”她总是这么说,在我同学面前也一样,从来不避讳,她的怒吼会把来家里的小学同学吓走,骂的还不够,她喜欢打脸,打肩,打我的头,似乎打死我,她就开心了,呵呵,我甚至有些时候,会觉的自己是她说的那样,就该死!

那些年,流行网恋,她给我注册了QQ,帮我添加好友,让我根据她的口述打字来撩汉,她想尽快把我嫁出去,赶紧嫁了好为她换笔钱或者减轻花费,她总是埋怨我的父亲离开了她,即便是她再组了家庭性情似乎也没有任何变化。

而我像一个木偶一样,成了她每天不开心时的受气筒,任其摆布。我能怎办呢?我什么都做不了!

离开她那年,被姑姑介绍到一个城市工作,她疯狂的给我打电话,终于摆脱了她的我再也不愿意听到她的声音。她只能给我身边所有的亲戚打电话,在电话里抓不到我,只能拼命的骂我:“赔钱货,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算了,去做鸡两腿一张来钱还快……”这种一直当我面讲的话,开始在亲戚们的电话里出现。

我并不生气!我习惯了,我很开心她再也不能再我面前骂我,我终于逃离了魔掌,我终于长大了,都说回忆童年时觉的想长大的想法真的好天真,你们不知道我的童年里对成长的渴望,我太想长大,太想离开,太想,太想了!

我的人生被一个女人糟蹋了小半生,

但我却依然爱女人;

我想要找一个爱人;

她说话温柔;

她能够抱抱我说我很棒;

她能在我难过的时候摸摸我的头:说“一切都会好的!”

我太渴望。

现在我离开那女人十年了,在不看到她的时候,我会试图忘记她,就不那么恨她,所以如果可以,我希望一辈子不见。我会愿意忘记那些伤,请给我时间“亲爱的妈”。

我是les,父母么有这么多的恶意但我依然爱女人。 贰

02你个猪脑子

WR【30岁|河北|创业|属性T】

她不爱我,她不知道什么是爱,在我的眼里她是一个行为放荡的女人,我亲眼看到她与除了父亲之外的人上床。

她是个敏感的人,性情暴躁,她随时随地,随便拿到什么都会落到我身上,像仇人搬的眼神我现在都记得。

她是个懒惰的人,她从不早起,她什么都不会做,我这些年吃过她做饭的次数大概不会超过10次,而且油到让人恶心。

对,她就是生了我的那个女人。

小的时候家里不富裕,父亲常年在外工作,母亲自己在家,带着孩子,我们家有三个姊妹,我是老大,我印象里从记事以来,没吃过一顿热乎的饭菜,北方的冬天很冷,我晚上不敢脱衣服睡觉,因为早上没有人喊我起床,每次同学在大门口喊我,我就会猛的做起来然后背上书包就跑出门。

中午回来的时候她还在睡觉。

我不敢喊她,因为她会吧枕头或者笤帚什么的,只要她能摸到的东西就会丢过来,大喊“你个猪脑子,你不会做饭吗,自己啜”(cuo,这个字的意思在我们这边是“吃”的意思,但是更贬义,一般形容猪吃东西的样子)

我并不知道怎么做饭,但经过几次教训后就会了,家里的煤气根本不敢使,只能在那种烧柴的灶台上做饭,每次就煮个稀饭,棒茬粥什么的,自己也不知道比例,就凭感觉弄。

生火真的很难,我会被呛到流眼泪,如果烟跑到屋里被那个女人闻见,她就会骂人,会说,怎么就知道吃&***之类的话(略掉吧),如果汤粥没做好,她看到就会把热的汤泼到我身上,然后再把碗摔碎,在加上一些恶意的训斥。嗯当然她也不会给我洗衣服。即便是她弄脏的。

冬天的时候我一个冬天不洗澡,头发上也会生虱子的孩子,为了避免生虱子,我都会趁父亲回来的时候让他带我去剪头。我始终都是短发。

所以日常,大多数的时候,我也是个不太干净的孩子,很瘦,很干,头发很黄的,因为营养不好,所以也不怎么长个子。

学校同学大家不喜欢我(可能觉的我又脏又土吧)就连老师也是(老师是因为我交学费总是拖着)我总被安排在最后一排的座位,跟那些高个子的男生坐在一起,经常被嘲笑,偶尔被欺负吧。

欺负到一定程度我就会把对方推到,然后被家长找到家里。一般这个时候,我都会跑掉,藏起来,去奶奶家,然后她会找过来,拿着棍子眼睛冒着火星那种。

我不知道家里有多穷,但我觉的那女人自己吃的不错,学费这事得说说,每次交学费,她都会说:“怎么又交学费,没钱!”我能怎么办?只能跟老师说家里没钱,拖来拖去的总要交呀!

最后那女人的态度不但不缓和,而且因为催的次数多了,还会因为这事情揍我,真的是啪啪打脸。最后没办法,我会自己哭着去找邻居借钱,因为一般都是肿着脸哭着去的,邻居也会给凑个3块5块的。

皮开肉绽经常的事,我不愿意被打,每次都会跑,跑不掉就没办法了。有的时候跑了,她就会打妹妹,所以有些时候自己也就不跑了。皮肉的折磨让我是挺恨她的,但更痛苦的是心理的折磨,她总会骂我猪脑子,傻子之类的话,知道吗?我多盼望我是被捡来的,这样我就可以去找亲生的父母了。

父亲在家,她跟父亲经常吵架,不知道因为什么,可能随便因为什么都会吵架,随便吵吵的时候会摔盆摔碗,大吵的时候就是打我们了。

父亲很惯着她,也很忍让她,也因为怕她暴躁而忽略了她对孩子么的行为,我上初中的时候中午只能在学校吃饭,一个星期就5块钱,只够每吨买1个馒头和2根辣条,这样能吃一周。(现在吃到辣条都会反胃,或者不消化)周六日一般洗衣服扫地之类的。哪有体验过悠闲的周末。所以我是不期待过周六日的。

有的时候安抚不了自己,就会找个倾诉的方式,就会写日记,谁知道这个女人会偷看我的日记,看到后会拿着我的日记来质问我:“对我不是好人,你弟妹是你重要的人,你个白眼狼……”然后就开始哭泣,我又觉的她可怜。

离开他们的时候是在高中。高一我去了市里上学,我们这边高中很难考,考上高中那就是全村的骄傲那种的,我父母从来没看过我的作业,从来不问,即便中考、高考从来都不问,他们的意识里没有这种事情。也就是从高中直到大学毕业的6年里,没跟家里联系。六年我没要过一分钱,学费也好,生活费也好,都是自己挣。

人吧,很多重要的事互相没有了联系,也就逐渐的忘记了他们的存在,我忙着活着,他们也忙着活着,所以互不干扰,我以前恨他们两个,现在不恨了、也不原谅。也会偶尔联系,只是没什么可说的。

我很庆幸现在的找到了自己的爱人,也很庆幸这个人也爱我。仅此,便放下了心中的恨。

我是les,父母么有这么多的恶意但我依然爱女人。 叁

03让我们同归于尽吧

HUU【32岁|东北|职员属性P|】

我的父亲是一个性格孤僻怪异的人,无论我犯错或者没犯错,只要我做的事情不随他意,他就会对我大打出手。

她最喜欢的就是打我的头,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做出了一道数学题,她抬起胳膊一掌拍在我的头上,打碎了我最喜欢的黄色小熊的塑料发卡。

这有一次我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只记得是一次暑假,那天我只写了两页假期作业,基本上一直在玩,晚上他下班回家知道了后,照着我的胸口就是一脚,直接给我踹倒在地上。

凡此种种不一 一列举,这两件事,是因为我做错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还有是因为真的很疼,生理上和心理上的伤害都很大。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初中毕业,高中之后再也没有喊过他爸。

我是在我父母的争吵和打斗声中成长的。父亲不仅打我,在我上小学之前常常对母亲大打出手。随着我母亲的事业不断发展和我渐渐长大,她意识到我和母亲可以随时离他而去的时候,他才逐渐收敛。

他不出手就是摔东西,母亲提离婚他就以死相逼。

在我高考那会,有一天晚上不知道怎么父母就吵起来了,然后父亲非要掐死母亲,我看见母亲脸色发红,死命的扯父亲背上的皮,听着他说:“今晚我们三个同归于尽……”我真想去厨房拿菜刀砍死他。

但看他松手了,就忍住了。我就出门给亲戚打电话。

后来就是那样,继续过着,母亲从未收到过父亲的礼物,父亲也没有钱,如果说我长这么大母亲为我花了100万 ,那父亲为我花了1万。

我很盼望他们离婚,母亲坚持,也没有离婚,我也就不再强劝。我不会忘记我曾经有多么恨他,我曾经想过与他断绝关系,我曾想过与他一了百了。

说这些也不是控诉他,虽然她给我造成了深深的上海和伴随一生的心理创伤。但中学他也接我上下学,也会给我做吃的。现在我们不经常联系,但我原谅了他。

我不愿意带着仇恨生活。因为见到某个相似的场景,因为理解了某个人的一番话,当时便豁然开朗,觉的恨不过如此,释然也不过如此。

好了今天的故事到这里了,今天分享了三个故事,一开始准备写的时候,因为看到了故事心理很难过。有些时候,人们为了保护自己最温柔的方式是远离情感,亲情如此,爱情也是,分开未必不是一个好的决定,不要这折磨自己,很多时候放过对方也是放过自己。

上一篇:拉拉les电影《深爱的》睡闺蜜我是认真的

下一篇:我是同性恋但不会因为你是女的就喜欢你OK?